通识和专识,聚焦通识教育

作者: 美高梅-国际学校  发布:2019-09-18

在素质教育、人文教育后的新一轮高等教育改革中,中国的“通识教育”之路也开始重建。通识教育不仅要关注传授知识,更重要的是传授共同的价值观,将学生培养成民主社会中的责任者和公民。

2000年秋天,复旦大学校长王生洪在不同场合多次提及学校将逐步实行完全学分制改革,并在5年内筑起文理大平台,彻底改变以窄口径专业为主的传统人才培养模式。 5年后,正值复旦喜迎百年华诞之际,王生洪的承诺得以兑现:3700名大一新生不再进入院系学习,而是全部跨入复旦学院接受与国际接轨的文理通识教育。 从1994年在全国率先实行学分制管理,到今天真正形成物理形态的通识教育体系,复旦大学以十多年的实践论证了加强本科教育是一项逐步推进、牵动整体的综合改革。 一次“没有回头箭”的破冰之旅 1994年,复旦大学在全国率先建立起学分制教学管理制度。伴随着教学改革的不断深入,复旦大学进一步意识到,本科教育的目标是培养具有全面素质的创新型人才,实现这一目标很重要的一点是将人才的个性化教育落实在培养的每一个环节上,而学分制将成为能够把人才培养的多样性与教学实施的公共性结合起来的一项好制度。 2002年,学校对最触及改革核心的课程结构进行了全面调整——全校课程被划分为综合教育课程、文理基础教育课程和专业教育课程三大板块,形成了以综合教育和文理基础教育为主要特色的通识教育课程体系。文理基础课程按照学科门类设置成人文、法政、经管、自然科学、数学、技术科学和医学7个大类。 2002年,也是复旦大学本科教育改革力度最大的一年。该校244名学生成功转系的消息被全国多家媒体夸张地评价为“惊世骇俗”。对此,该校教务处处长郑方贤认为,转系难,归根结底因为教育制度就是一项大的“计划”:专业招生按计划,毕业分配按计划,每个学生都是一个“计划人”。而突破原本“难于上青天”的转系壁垒,让人们看到了突破“计划”的曙光。 2002年年底,复旦大学再次出台放宽转专业的政策。学生原先只能在二年级时提出一次转专业,而这项新规定是学生可以在三年级再次提出转专业,并且参加转专业的考试。这意味着复旦学生在校期间,始终都有选择专业的机会。 然而,随着学分制改革的深化,学生管理与课程管理之间不协调的矛盾日益突出。以专业院系为主导的学生管理模式与通识教育课程体系之间不甚匹配,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现行通识教育课程体系功能的发挥。于是,2003年,复旦大学再次提出“3年内基本完成课程体系建设,组建文理学院”。 一场“没有先例”的摸索之战 今年9月1日,3700名大一新生举行了开学典礼。以“文理平台教育”为特征的复旦学院是全面负责大一学生培养和管理的机构。该机构把全校68个专业整合成人文、法政、经管、自然科学、技术科学、数学、医院等7类,新生在大一先入复旦学院学习,一年后再进入专业院系学习。 据该学院院长熊思东介绍,复旦学院的模式在国内高校中还没有先例,它不同于某些高校基地班、实验班等创新人才培养模式。学院学分制建设从一开始就以全校学生为对象,强调关注所有学生的需求,为所有学生的成长平等地创造机会。 复旦学院着力建设以综合教育和文理基础课程为核心的通识教育课程体系,建立并完善通识教育教学评估指标体系和实施体系。新生将不按专业分班、不按专业住宿,而以寝室为单位构建班级,发动全校教育资源建立导师团,为学生构建全方位的学业指导体系。这些全职导师“专职”担任导师工作,不参加教学,由学院聘请各个院系的资深教授来担任。他们根据作息时间为学生提供个性化学业指导,聘请各院系教授学者以兼职导师身份组织各种类型讲座,深入班级寝室,与学生密切接触、充分交流。 同时,复旦学院尝试中西合璧,既借鉴国外大学住宿学院做法,又继承中国书院文化传统,构建起与教学改革相适应的全新学生管理体制。复旦学院下设四大书院,分别以学校历史上德高望重的四位老校长名字命名:纪念复旦创始人、第一任校长马相伯的志德书院;纪念老校长李登辉的腾飞书院;纪念上海医学院创办者颜福庆的克卿书院和纪念解放后第一任校长陈望道的任重书院。 设立复旦学院,除了让学生根据自己的兴趣选择专业外,还有一个重要考虑就是培养学生自主选择的意识和能力。复旦学院提供了4000多门次的课程供学生选择。 一条“没有休止符”的创新之路 复旦学院的成立本身就是创新的产物,它必然会面对前所未有的新挑战,而应对这些挑战的唯一方法就是不断创新。复旦大学分管教学的副校长蔡达峰告诉记者,学院未来要发展良好必须努力破解一系列难题。 首先,如何进一步提高通识教育的质量?质量突出地体现在课程结构建设上。课程改革是本科教育改革的重点和难点,复旦学院在酝酿成立的过程中争议、突破最多的也是这一项。 课程结构是教育目标与培养内容的直接体现,《复旦大学文理教育方案》与传统教学方案相比,总学分从170分压缩到150分左右,任意选修学分从4至6分增加到10分左右,这样使得本科新生即使没有专业身份照样可以选课学习,更充分地体现了学分制的特征。同时,学院按培养目标重构了课程内容体系,建立了综合教育、文理基础教育与专业教育的课程框架,学生至少可以接受5至8个领域的教育。另外,新的培养模式还按内容体系设置课程模块,为学生在一定的目标控制下提供了更大的选课空间,学生的选课不但有目标,而且更自由。 从2000年的1000门,到2003年的1800门,再到今的2200多门课程,复旦课程越来越趋向多样化,然而,这个数字相对于哈佛等国外大学的7000多门还有很大的差距。更深层的问题是,课程门类的多姿多彩又直接引发了师资问题的挑战。目前,学校实现体制突破,培养适应通识教育的师资队伍还需要制定一系列办法。比如,鼓励院士、特聘教授、长江学者和国家杰出青年教师给通识教育的学生讲课;将承担通识教育教学的比重列入院系考核等,都可能在今后一一推出。 其次,如何进一步完善学校的制度改革与建设?虽然第一年对学生进行通识教育,但这对各个院系都会带来挑战。由于第二年学生有机会转系,所以第一年中各院系将会采取一系列举措吸引生源,学校应最大容量地满足学生需求。因此,未雨绸缪,建立并完善一些基础制度显得尤其重要。 另外,如何定位研究生培养、如何认识本科教育改革给全校教育资源管理带来的深刻影响、如何适应学生管理的新模式……都是需要一一破解的新问题。

美高梅mgm59599 1

一、改革伊始

“卓越但没有灵魂”,是哈佛学院前院长哈瑞·刘易斯为功利主义氛围中的哈佛大学敲响的警钟。这当然也可以看做对当下中国大学的警示。

新闻中心讯 9月1日,2005年复旦大学迎新暨入学教育大会在新落成的复旦大学正大集团体育馆隆重举行,3700名2005级新生身着统一的复旦学院院服参加了此次大会。复旦大学副校长蔡达峰致欢迎辞,并介绍了复旦的本科教育理念和复旦学院建设远景,党委副书记陈立民向各书院学生工作负责人授书院旗。大会还将五位老校友请到了现场,向新生们表达了老校友的祝福。复旦学院以培养全面发展的高素质、创新型人才为目标,借鉴国内外著名大学本科生培养的优秀经验,着力建设以综合教育和文理基础课程为核心的通识教育课程体系和全方位学业指导体系,构建与教学改革相适应的书院式全新学生管理体制,并深入开展“大学导航”主题教育培养计划,帮助每一位新同学经过在复旦学院的学习生活,树立远大志向,夯筑宽厚学养,塑造完善人格,陶冶复旦精神,并为今后的专业学习和全面发展打好基础。复旦大学始终高度重视本科生教育教学工作,始终坚持以培养全面发展的高素质、创新型人才,培养社会主义事业建设者和接班人为目标,着力研究中国特色的本科生教育教学规律。在其它高校积极进行教育教学改革的同时,我校也没有停止过对本科阶段加强学生通识教育和扩宽基础教育的改革探索。复旦学院的模式在国内高校中还没有先例。1994年,根据当时社会发展以及高等教育形势的变化,我校在全国范围内率先启动学分制建设,提出了“宽口径、厚基础、重能力、求创新”的教育理念,将全校专业划分为13个学科大类,实施“通才教育、按类教学”。在“大学本科教育是通识教育基础上宽口径专业教育”的观念被比较广泛接受的基础上,2002年对课程结构进行了全面调整——全校课程被划分为综合教育课程、文理基础教育课程和专业教育课程三大板块,形成了以综合教育和文理基础教育为主要特色的通识教育课程体系。文理基础课程按照学科门类设置成人文、法政、经管、自然科学、数学、技术科学和医学七个大类。经过多年的探索实践,一个通识教育的基本平台和全员育人的重要机制——“复旦学院”在2005年正式建成。复旦学院着力于建设以综合教育和文理基础课程为核心的通识教育课程体系,建立并完善通识教育教学评估指标体系和实施体系。此外还发动全校教育资源建立导师团,为学生构建全方位的学业指导体系。学院聘请全职导师根据学生作息时间为学生提供个性化学业指导,聘请各院系教授学者以兼职导师身份组织讲座座谈,深入班级寝室,与学生密切接触、充分交流。另外,借鉴国外大学住宿学院做法、承续中国书院文化传统,复旦学院以复旦历史上德高望重的老校长的名字命名,建设志德、腾飞、克卿、任重四个书院。书院作为住宿楼,既是学员生活的空间,更是学员交流学业思想、切磋人生体悟、培养集体意识、提升精神境界的空间。复旦学院还将实施“大学导航”主题教育培养活动。“知识补习计划”帮助部分学生弥补因国籍地区学校差异导致英语水平、计算机能力和汉语水平等不足;“大学导航计划”帮助学生了解市情和国情、熟悉校园生活、认识各院系专业内涵,由此明晰社会责任、树立人生理想,更好规划大学生活和未来人生旅程;“学养拓展计划”引导学生在自我认知和定位基础上,充分享受复旦深厚文化底蕴、自主选择校园丰富教育资源、积极投身校园多彩文化生活,接受较充分的锻炼培养。附:央视新闻频道相关视频欣赏

我校将成立文理学院 提高通识教育水平

中国的大学教育出了问题,是教育界20年来的共识。“大学应该回归育人的主旨。”复旦大学副校长蔡达峰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专访时说。但怎么回归,大家都在摸石头过河。

新闻中心讯 我校将成立文理学院,今年秋季入校新生均将进入文理学院,修读为期一年的文理综合教育与基础教育课程,再进入专业院系学习。据悉高校设文理学院在国内尚属首例……

“通识为本,专识为末”——早在1941年,清华大学原校长梅贻琦就为实用主义风潮中的中国高等教育开出了药方。事实上,每当美国高等教育出现危机,通识教育总被看做应付这些挑战并进行革新的催化剂。

复旦大学通识教育研究中心揭牌

如今,“通识”这个词正在被国内高校重拾。在“素质教育”、“人文教育”后的新一轮高等教育改革中,中国的“通识教育”之路也开始重建。第一个大口吃螃蟹的是百年学府复旦大学。5年前,刚刚迎来百周年校庆的复旦大学抱出了尚在襁褓中的新生儿——复旦学院。书院制、核心课程设置,都是探索通识教育改革的尝试。“通识”渐渐被具象化,一种制度化的模式正在成型。

新闻中心讯 11月4日上午,复旦大学通识教育研究中心正式成立,校党委书记秦绍德为中心揭牌并致辞,副校长蔡达峰担任研究中心主任。通识教育研究中心汇聚了我校从事高等教育和通识教育理论与实践方面的专家学者。作为一所研究机构,中心旨在对本科通识教育改革实践进行战略性研究,并进行决策咨询……二、价值讨论

5年来,北京大学元培学院、南京大学匡亚明学院、中山大学博雅学院、西南财经大学通识教育学院等先后设立。“通识”之风,吹拂校园。尽管做法、条件和资源差异颇大,但中国的高等教育,至少达成改革方向上的默契。

秦绍德:加强对通识教育的研究

本末之争

今天我们在这里举行一个简朴的仪式,宣布复旦大学通识教育研究中心成立。今年九月,复旦学院正式成立,标志着我们在全国高校中举起了实施通识教育这一面旗帜。我们不仅要实践,还要开展理论研究。因此,学校决定成立通识教育研究中心,加强对一些重大问题的研究,推动我校教育教学改革不断前进。借此机会,我也谈一点自己的看法……

翻开复旦大一新生的选课表:《论语》导读、《荷马史诗》导读、《维摩经》导读、《文艺复兴史》、《中西交流史》、《航空与航天》、《微电子技术》、《人类医学遗传学》、《京剧表演艺术》……这些横跨文理数个专业,分为“文史经典与文化传承”、“哲学智慧与批判性思维”、“文明对话与世界视野”、“科技进步与科学精神”、“生态环境与生命关怀”、“艺术创作与审美体验”六大模块的通识课程,在开课系一览中,统一写着四个大字——“复旦学院”。

王生洪:追求大学教育的本然价值——复旦大学通识教育的探索与实践

2005年开始,新入学的复旦本科生不分专业、不分学科,由新成立的复旦学院全数接管,混合重组到志德、腾飞、克卿和任重四大书院中。书院又设立10或11个大班级,每班90余人,涵盖全校73个专业。每一间宿舍的4~6人分别来自不同院系。大学第一年,他们须修读12个学分6门通识课。不管从阅读量还是小班讨论的次数来看,通识课对学生的要求都要比跨系公选课高很多。

通识教育是当今中国高等教育的一个热门话题,反映了人们对人才培养的问题的广泛关注,这是一件很好的事。今天,我想和大家交流一下对这个问题的一些看法……

“一个学生在四年中总是接触本专业的教师和同学,接触面太过狭隘。”蔡达峰回忆复旦大学率先启动改革的初衷,“人的培养,除了到大学来学专业知识,还要完成人格塑造的过程。这包括心理健全、道德修养、体格健壮和个人生活经验的积累。当我们把学生当做一个完整的人来培养的时候,仅仅给他专业知识实在太狭隘了。”

培养创新型与自我提升型人才——副校长蔡达峰谈复旦推行“通识教育”的意义

通识和专识之争,一直是现代大学教育的普遍聚焦所在。通识的理念可以追溯到古希腊亚里士多德提出的自由教育,它以培养心灵为目标,而不是专为有用而进行的训练。中世纪的大学继承了这种人文主义的教育传统,以“七艺”为课程,培养“全能的人”。

一年光阴,弹指而过,首批复旦学院学生结束了一年的通识教育课程,进入了下一阶段的专业教育,而新入校的2006级新生也已开始了2个多月的通识教育。作为新生事物的“通识教育”究竟效果如何,一流大学究竟应培养怎样的人才?近日,记者走访了分管教学的蔡达峰副校长,就这些问题进行了采访……三、队伍建设

随着知识大爆炸和社会分工的加快,近代大学发生了根本的改变——学科划分得更细、专业性更强了。1909年,哈佛校长洛厄尔提出“通识教育的最佳方式就是培养学生广泛狩猎、学有专攻的知识结构”。1910年,哈佛大学文理学院开设了通识课程,学院设立了语言文学艺术、自然科学、历史政治和社会科学、哲学和数学四大类,要求学生在每个领域中选修课程。耶鲁大学、哥伦比亚大学等名校也不约而同地采取类似的课程改革,标志着现代通识教育的开端。1945年,哈佛大学出版的《自由社会的通识教育》红皮书,明确了通识教育不仅要关注传授知识,更重要的是传授共同的价值观,将学生培养成民主社会中责任者和公民的教育。

学习包涵先进事迹,打造通识教育辅导员团队——复旦学院新学期辅导员培训计划启动

20世纪初中国创立的大学,移植的是近代欧美大学的范式。知识的专门化和分科的专业化正好契合了国人“经世致用”的求学理念。民国时代的教育家们已经注意到这种功利主义教育的危险性。早在1912年,蔡元培颁布《大学令》,规定大学要以培养“硕学宏材”为宗旨。此后,梅贻琦、罗家伦、潘光旦等人也将“通识教育”引入高校改革的实践中,对抗专业教育中的功利性和实用主义倾向。

2006年3月,复旦大学推进实施通识教育的平台——复旦学院正式运转进入了第二个学期。新学期,复旦学院学生工作口以学习身边的典型——包涵同志先进事迹为契机,以更好完成通识教育使命、打造“通识教育辅导员团队”为目标,正式启动本学期辅导员培训计划……

“依赖专业教育怎么达到全面素质教育,这是中国全面推进素质教育的一个逻辑问题。人格培养,从来不是专业教育的任务。我们不否定专业教育的作用,但如果在健全人格上没有认识,专业教育的意义就不大了。”蔡达峰如是说。

践行通识教育理念 服务核心课程教学——担任通识教育核心课程《医药伦理》助教的心得

先通后专、以通为本;“本科教育不应提供职业培训和特定领域深入的专业教育而是一种全人教育”——这是近年来中国一流学府对大学之道的反思。2001年,北京大学设立了“元培计划实验班”。班里的学生入学不分专业,低年级学生重点学习通识课程,学生对北大的学科状况、专业设置、培养目标有一定了解后,再根据能力和兴趣选择专业。此前一年,浙江大学竺可桢学院揭牌。这个由数百名优秀新生组建的“荣誉学院”采用“混合班模式”。学生们不分专业,按文理工三大类进行前期培养,在一年半到两年之后,由学生在大类内自主选择专业,然后进入专业培养。而且这批学生一直混合在一起住宿、生活,一直到四年大学毕业。

我是06级药事管理硕士研究生。学期初,有幸成为核心课程的第一批助教。于是,便在课堂上诠释着新的角色。通识教育核心课程容量大、范围广、体系新、互动强,强调“探究式学习”,教学方式方法有很大创新,也对助教工作提出了新的挑战。我们不仅要根据课程性质完成传统意义上的助教工作……四、教研探索

复旦学院起航的意义在于,它并非小班制的精英教育试点,而是针对全校本科生的体制改革,为国内高校的通识革新提供了有效的范本。自此之后,北京大学元培学院、南京大学匡亚明学院、中山大学博雅学院、西南财经大学通识教育学院等先后设立,形成一股通识教育的改革之风。

探究型教学激活大一学生学习兴趣复旦通识教育核心课程推行小班讨论式教学

利益角力

新闻中心讯 自本学期开始,我校复旦学院设立了50门通识教育核心课程,除了邀请各专业名师担任核心课程主讲教师外,核心课程还将讨论班搬进了课堂……

淡化专业色彩,是复旦学院在行政上独立于院系的一大企图。但院系的态度自有一番耐人寻味处。“在新生院系见面会上,所有院系的系主任都来了。这样的情形很少见,跟招生时的盛况有点相似。”不言而喻,改革让院系感到了一定的压力。

做善学习、会研究的通识教育工作者——复旦学院举行05-06学年班会教案和学工论文颁奖暨研讨交流会

院系见面会是复旦学院“院系学科学术文化周”的一个活动板块,通常在新生入学后的第二个月举办,是院系宣扬专业教育精神的重要场合。“成立复旦学院后,老师发现学生的院系归属感不强。院系必须利用见面会,向他们展示院系风采,特别是本专业的优势。”一位历史系老师告诉《第一财经日报》。对于冷门专业,这更像一次生源大战。“学生们对自己的专业不够了解,对院系没有情感,很有可能就换专业了。院系必须一开始就表达出不希望学生换专业的意愿。”

新闻中心讯 11月2日下午,复旦学院举行05-06学年班会教案和学工论文颁奖暨05、06级辅导员工作研讨交流会。复旦学院党总支书记李钧,校学工部副部长、复旦学院党总支副书记张恽出席。全体06级新生辅导员和05级获奖辅导员参加……

通识教育中自由选课的理念也受到来自院系的挑战。在各个院系的“选课指导会”上,“专业”倾向仍然占上风。“不学高数,到了二年级跟得上专业课吗?不学通史,专门史训练如何深入?特别是一些理科院系,它感觉理科生被文科生的散漫带坏了,整个理科学科的培养节奏在通识中被打乱了。”在院系的指导下,学生们又选回了专业课。

我校实践通识教育核心课程:在大学教育的根本上下功夫

类似的情况出现在2002年。那时,复旦大学开展了文理教育大讨论和课程设置调整,将全校的课程分成综合教育、文理基础教育和专业教育三大板块,意图在于打通文理和专业的界限。“他们舍不得把学分让出来给非专业课程。比如说,文史哲的基础课程由哲学系、历史系、中文系共同开设。一指导,院系又叫学生把自己的课选回去了,这个是利益模式和教学之间的较量。”

1月12日是我校本学期的最后一个教学日,对于3700名复旦学院的大一学生而言、对于我校的近百名学者们来说,这一天在他们的脑海中留下了一个难忘的名词:“通识教育核心课程”。也就是这一天,试水一学期的核心课程教学改革经历了它的第一个教学周期……

美高梅集团网站是多少 ,与院系的角力中,复旦学院遭遇了身份不明的尴尬。既不是行政机关,又不是学术单位。“它只是一个组织者,请全校各有关教师一起来参与、决定课程的标准、内容、形式等等”,不掌握考评教师、资源分配的权力。对于院系,这就像把孩子暂时寄养在别人家,等孩子回来了,教养还得由自己说了算。

实践通识教育理念 探索核心课程教学我校召开2006年通识教育核心课程教学研讨会

一年通识,三年专业。如果不厘清复旦学院的机构属性以及与院系的关系,1+3模式的通识教育就可能流于形式。这也是通识教育改革在全国遭遇的共同难题。体制改革不容回避。“有没有可能四年都在复旦学院呢?”在2007年腾飞书院举行的一次通识教育大讨论上,一名学生提出了疑问。

校刊讯 1月11日,我校举行“目标与定位———2006年通识教育核心课程教学研讨会”。会议由我校通识教育研究中心、复旦学院主办,复旦学院院长熊思东主持会议,复旦学院总支书记李钧及教务处、宣传部、研工部、高教所等部门负责人,通识教育核心课程主讲教师、模块建设专家、相关院系教学系主任等80余人出席会议……

目前,设立类似全校性的通识教育统合机构已被复旦大学提上日程。“我们打算赋予复旦学院更多的职能,让学校所有本科生的教学管理、学生工作、招生,还有书院形成一个管理单位,也就是大部。”按照设想,新的复旦学院将由专家委员会、核心课程委员会、招生委员会、学籍管理委员会、奖学金委员会等十几个委员会组成。大概有150个专家将分别进入委员会中。比如,专家委员会负责处理本科生的培养工作,成员则由各个院系的教师组成。

通识教育学院的“统与包”

“这是一种转移。体制上看,好像把原来的学生管理职能移出来,其实是要把更多的教师组织进去。”蔡达峰表示。按照设想,这个全校性的机构不仅能够深入整合资源,还可以协调通识教育与专业教育之间的矛盾。但彻底改革的条件并不成熟,有观念的差异,也有师资和经济能力的限制。“边推边改革吧。但必须得推,这源于大学对教育本质的基本认识。”

美高梅mgm59599 ,通识教育的学院的构架在于它的内涵,其实组织的灵魂在于它所涵盖的要素:活动、制度、权力、技术、目标、文化。在中外通识教育学院发展的过程中,出现了各种组织形式,它们根据通识的特点或者处于学校内部结构的第二级,或者称为文理学院,或者体现在其它院系中……

2006年我校留学生招生又开先河首次按“通识教育”不分专业招生

校刊讯 6月3日,为期两天的“2006年复旦大学外国留学本科生入学考试”在本校以及设于北京、韩国首尔、新加坡、马来西亚吉隆坡5个考点同时开考,643名留学生报名参考,较去年上升30%;其中,北京、吉隆坡为今年新添考点……

从大学理念看通识教育的方向与道路

中国当前的社会状况对大学本科教学所发生的就业导向,引发了当代大学的理念危机,通识教育问题遂成公众关注之焦点。两种不同涵义上的“通识教育”,使中国大学本科教学改革步入了十字路口。本文从树立大学理念的要求出发,反对对于通识教育概念的功利主义理解,主张大学通识教育的真实目标是为培养有高尚人格的创造性人才奠定独立思想和精神感悟的基础……

力倡通识教育,培养创新人才——复旦大学不断深化通识教育理念

经教育部批准,复旦大学2006年试行本科招生自主选拔录取改革,突破高考分数限制,不分专业招生300名。本次改革是我校倡导全面素质教育的一次“破冰之旅”,也是创新人才培养的又一举措;是我校教育教学改革先导下的一次探索,也是对通识教育理念的又一实践……五、承前启后

着眼于推进通识教育3700余位首届复旦学院学子结业

新闻中心讯 8月14日下午,“复旦学院2005-2006学年度总结颁奖暨院系交接典礼”在正大体育馆举行。复旦学院党总支书记李钧、副院长王德峰向专业院系代表传递《院系交接数据汇编》。历史定格这一瞬间:此标志着国内首个通识学院(复旦学院)首届3700余位学子结业……

我校揭开新一轮通识教育课程建设序幕

校刊讯 6月8日下午,副校长蔡达峰在光华楼东辅楼103会议室主持召开“复旦大学通识教育课程建设研讨会”,为学校新一轮的通识教育课程建设揭开序幕,各院系教学主管负责人及部分专家出席研讨会……

通识教育:让我做自己的主人

在我眼中,通识教育不是一个架构在抽象世界的概念,而是确确实实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种生活。只有经历过这些生活,才能感悟……

亲历通识教育

从第一次选课时的茫然到漂亮地利落地搞定下学期的选课,我变得更加成熟、智慧和活跃了,这离不开学校的通识教育的帮助……

梦圆复旦

“力学如为山九仞,高须加一篑;行仁若法海十分,满尚纳千流。”每次进出任重书院,我都喜欢默念这对用唐楷书写在门口的楹联……

本文由美高梅集团网站是多少发布于美高梅-国际学校,转载请注明出处:通识和专识,聚焦通识教育

关键词: